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人民网撰文:中国高考改变许多人的命运

人民网撰文:中国高考改变许多人的命运

资料来源:人民网

资料来源:人民网/太阳郝静孟佳

7月24日,清华大学的一条好消息传到了2300多公里外的云南省曲靖市阿杜镇的贫困考生林万东。在2019年全国高考中,林万东科学得了713分,被清华大学自动化与工业工程专业录取。

爷爷老了,他爸爸生病了,他妈妈在建筑工地上搬砖头和沙子谋生...这份通知的到来让全家人笑了很久。

那天晚上,林万东在日记中写道:“高考不仅是我个人命运的转折点,也可能成为我们家的新起点。”

知识改变命运,这是林万东走出贫困地区最真实的经历。在中国,通过高考的道路,数亿考生正在努力翻开人生的新篇章。

新中国成立初期,只有59000名考生第一次参加了高考。2019年,将有1000多万考生参加高考。根据教育部的数据,1949年,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人数只有117,000人,毛入学率为0.26%。2018年,高等教育学生人数达到3833万,毛入学率为48.1%。

9月26日,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第二次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我们必须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让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成果惠及每一个成员和每一个学生,让他们通过学习改变命运,创造梦想。”

找到

走在世界前列,开创高校统一考试之路

中国是考试制度的故乡。从《尚书·尧典》记载的我国最早的考试,到《策赋院规》对考试机构设置和调整的描述,再到孙中山对中国五权考试真正精神的阐述,考试制度在不同时期被赋予了特定的意义和使命。

"他工作的开始很简单,工作的结束会很棒。"

著名教授刘海峰,浙江大学高级文科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多年来一直深入从事高考研究领域,由此评论了高考制度的诞生。

1905年,持续了1300多年的科举制度宣告结束。与此同时,西方大学自主招生的方法被直接转移到中国的新大学,并一直沿用到新中国成立初期。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大部分高校仍然采用自组织命题的形式,导致高校招生结果极不平衡。合格的高校有足够的学生,其次是多次没有足够候选人的高校。成绩好的学生通常同时被几所大学录取,新生的注册率也各不相同。

1952年8月,举行了第一次全国统一高考。考试环节统一操作,对考试条件、考试科目、考试时间、政治考试标准、命题标准、标准答案、评分标准、录取原则等做出规定。全国高校统一招生制度正式建立。

“1952年是中国高考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年。它已经成为新旧招生制度的分水岭,标志着“高考时代”的开始。”刘海峰说,“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走统一大学录取道路的国家。"

然而,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后,所有高校都停止招生,教师和学生都转学工作,中国高等教育陷入瘫痪。从1970年到1976年,全国大部分高校采用“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审批、学校评审”的方式招收工农兵。教育质量下降,国家所需人才匮乏。

重新开始

秉承公平的理念,全面开放先进人才的渠道。

1977年9月,教育部在北京召开了全国高等教育招生会议。决定恢复暂停10年的全国高等教育招生考试,通过统一考试和择优录取选拔人才上大学。

“谢谢你40多年前的检查,这次检查给了小虾从小溪游到河边并看到浩瀚大海的机会。”谈到高考,中国科学院院士兼数学家袁亚湘这样说。

1977年10月21日,《人民日报》头版发表了一篇关于“高校招生重大改革”的报道。关闭了十多年的高考大门又重新打开了。570万名不同出身、年龄和身份的考生从工厂车间、田野和军营涌入考场。

这是共和国历史上唯一的冬季高考。从那时起,一个全新的时代已经到来,通过公平竞争来改变他们的命运。

那时,袁亚湘已经在家务农三年了,插秧、耕田、种田。他是个真正的农民。我父亲把高考恢复的消息从镇上带回了村子,找到了制作组长,并要求给袁亚湘一个月的休班复习时间。

在煤油灯下挑灯夜战的辛苦工作得到了回报。袁亚湘被湘潭大学数学与数学系录取,并成为当年团队中唯一进入该大学的人。

他通过了高考,走出了农村,一路从湖南到北京,然后到了英国剑桥,打破了人生的“天花板”,达到了数学研究的巅峰。

“40多年前的高考给我的生活带来了颠覆性的变化。我相信,即使高考在两三年后恢复,我的人生轨迹也会与现在完全不同。”袁亚湘深受感动。

如果在干旱期间看到云霓,那就像是漫长夜晚的黎明。

据统计,这场久违的高考让27万人敲开了大学大门,迎来了个人命运的“转折点”,并重新树立了对未来的信心。

刘海峰也很幸运。“大学入学是每个人生活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尤其是对我们这些去农村和山区的知青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就像一条鱼跳过了龙门。”

高考承载着公平和梦想,知识又被赋予了足够的尊严和价值,高级人才的通道豁然开朗。

高考制度的恢复也是我国社会公平正义的重建。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周广利表示,高考真正改变了几代人的命运,也为无数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提供了实现梦想的向上的道路和机会。NMET的核心职能是公平和科学的人才选拔。公平和公正是其永恒的原则和底线。

贵州省高考学院院长周宝英在接受《人民日报》海外版采访时表示:“高考制度本身是公平导向的,体现了精英管理。它是“不看老子,不看脸,不看票,不看试卷,不拼写爸爸,不拼写妈妈,不拼写关系,不拼写分数”。在高考制度下,每个公民都可以在同一个平台上努力学习和竞争。”

9月24日,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财政部长刘坤、国家统计局局长纪宁哲、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都满怀激情地回忆了高考。他们都是1977年的高中候选人。他们通过了大学入学考试,从农村进入大学。现在他们已经成为社会的支柱。

实现社会流动和促进社会公平一直是高考的主题。

尽力

选择支柱型人才,为国家发展积累能量。

2015年,韩楚音成为甘肃省静宁县曹无乡清华大学自1949年以来的第一名学生。高考让韩楚音告别了学校里两山一水的艰苦生活。这也让他的父母——两个土生土长的农民——看到了摆脱贫困的曙光。

“教育让我走出大山,追求更美好的未来。我希望我能用行动回报社会,用教育影响更多的人。”本科毕业后,他毅然选择加入清华大学第21届研究生资助小组,前往陕西延安支持教育一年,为西部大开发做出了自己微薄的贡献。

作为一个“80后”的北京人,在第五航天学院502研究所担任卫星模型控制系统副主任设计师的关红,也因为高考而改变了命运。

凭借对空间科学的热爱和“通过空间为国服务”的雄心,她在申请高考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设计系。

从2003年9月进入大学到2013年从博士学位毕业,关宏一生中最年轻、最辉煌的十年都在为航空航天专业积累。最后,我们走上了卫星发展的道路。

“个人选择一直与服务国家密不可分。每个人都有责任为祖国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关宏说,“选择空间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实现梦想。从个人角度来看,这是一个仰望星空的孩子对浩瀚宇宙的好奇和向往。从国家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仰望星空的国家对整个世界的探索和发现,也是这个国家对全人类的贡献。”

从改变个人和家庭的命运到将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与国家的发展命运结合起来,高考制度不仅为个人的成长积累了更多的能量,也为国家的发展进步积累了更多的能量。

虽然高考只是表面上的教育考试,但能否选拔出合适的人才进入大学深造,将对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刘海峰指出,在恢复高考后的前三年入学的大学生中,90多万人已经成长为各行各业的骨干。这些人已经成为改革开放后社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和支柱力量。

在过去的70年里,高等教育伴随着高考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十二五期间,普通本科院校在五年内输送了近2000万专业人才,为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2018年,全国共有113所高校成为主要完成单位,获得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一般项目185个,占一般项目总数的82.6%,达到新高。

中国教育科学院副研究员蒋赵辉认为,高等教育在国家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尤其是大学科技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战略作用日益突出。在载人航天、量子通信、超级计算机等领域,产生了一系列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标志性成果,不断提高中国的综合创新能力。中国在2016年首次进入全球创新指数前25名,2017年升至第22名,2018年升至第17名,取得显著进步。“通过发展高等教育,中国的人力资源开发总体水平已进入世界中等收入国家的前列,在九大发展中人口大国中名列第一。”

目前,在我国近9亿劳动者中,有1.7亿多人接受过高等教育或具有各种专业技能。相关研究表明,中国人力资源开发规模是世界上最大的。其发展能力和质量不断提高。它对发展的贡献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并接近成为人力资源强国的门槛。

个人奋斗的梦想与一个国家通过高考成为强国的梦想密切相关。

探索

掀起改革浪潮,从一开始就坚持教育的使命。

1977年高考制度的恢复为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打开了大门。现在,中国的高考已经进入了“困惑的时代”。40多年来,高考与时俱进,在国家发展中不断调整和完善,在探索中践行改革精神,在沉淀中不断回归教育的起点。

从1983年针对农村地区或农场、牧场、矿区和油田等困难行业的定向招生,到1985年实施“双轨制度”,出现了“自费学生”。从1996年开始,招生“并轨”正式试行,1999年实施“3×制”科目考试计划。从2016年全国26个省高考统一试卷的使用到2019年8个省市试行“3·1·2”考试模式...高考一直是在改革的过程中探索的,随着社会发展的步伐稳步前进。

从2001年取消高考考生的年龄和婚姻限制到2007年师范学生返回大学校园接受免费教育;从2012年开始,国家扶贫目标招生计划将在贫困地区实施。到2014年,迁移到其他地方的孩子的高考问题将得到解决。56,000名学生将在他们的居住地参加考试。从2014年为盲人考生准备的第一份盲文试卷到2015年的“刷脸”录取。高考一直是自我完善和追求更公平、更公正的人才选拔机制。

“一个测试”可能不是终身固定的,但是这个“一个测试”会引导数亿学生进入大学,从而步入一个更广阔的世界。

2014年8月18日,习近平主持全面深化改革中央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时指出,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总体目标是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和多录取的考试招生模式,完善促进公平、科学人才选拔和强监督的制度和机制,建设连接各级教育、认可各种学习成果的终身学习立交桥。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高考仍然是教育的“指挥棒”和社会的“稳定器”,未来高考改革“只会尽可能提高”。

中国教育协会常务副主席、教育部考试中心前主任戴家干认为,新时期迫切需要教育优化人才培养模式,调整结构,加快培养各级各类创新人才,这是教育质量全面提高面临的历史任务。从这个角度来看,高考改革是教育改革和建设新的人力资源强国的重要抓手。

“如何改革我们的考试需要从单一的考试转向多种评价。评价可以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戴嘉干强调道。

戴家干说,我们正在进行的考试制度改革不仅是为了今天,也是为了明天。随着科教兴国战略和人才强国战略的深化,高考制度将继续肩负起选拔人才、服务国家的神圣使命,为促进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持续的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持。

前锋

回答时代的问题,为未来开路。

近年来,随着高考成绩不断得到海外高校的认可,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以高考成绩直接申请出国留学。

“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于2013年开始承认中国的NMET成绩,是澳大利亚第一所直接承认中国NMET成绩的大学。”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校长伊恩·雅各布斯说。

目前,澳大利亚41所公立大学中有24所承认中国的高考成绩。在新西兰的8所公立大学中,有7所已经录取了中国的高考成绩。

2019年3月,剑桥大学在其入学要求中明确表示,中国高考是剑桥大学认可的考试。据剑桥大学官方微博称,承认中国高考成绩不是剑桥新闻已经实施了几年。除剑桥大学、伯明翰大学、莱斯特大学、邓迪大学、皇后大学、卡迪夫大学等。也认可了中国高考的成绩。

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校长伊恩·雅各布斯(Ian Jacobs)表示:“高考是中国的一项重要考试。我们相信它的权威和重要性。”

高考制度的恢复激励了成千上万的人再次拿起书本,浇灌他们渴望知识的心灵。70年来,面对“如何办好世界上最大的教育”的试卷,中国一直在努力寻找答案,探索中国的经验。

历史的长河缓缓流淌。虽然那些被汗水和泪水浸透的青春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那些充满坚持和奋斗的年轻誓言早已褪色,但高考始终证明了中华民族“知识改变命运”的信念,始终证明了“天道酬勤”,始终让我们相信“幸福是通过奋斗实现的”。

时代的潮流正在汹涌向前。尽管试卷不是决定一个人的未来和命运的唯一证据,更不是成长和成功的唯一关键,但它们仍然保证许多学生不会辜负他们的青春和国家对更美好未来的期望。

高考改变了个人和国家的命运。见证个人成长和时代进步。

70年来,教育发展的巨大变化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了不可阻挡的强大力量。现在中国的教育已经到达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高考制度也将朝着一个充满活力的教育强国迈进。


香港六合投注 赛车pk10 山东群英会

上一篇:顺产遇男大夫接生,产妇很尴尬问丈夫介意吗?老公的回答不可思议

下一篇:泰安社会人员普通话水平测试10月21日起网上报名